參考消息網11月4日報道 外媒稱,庫倫旗曾經滿山盛開著山杏花兒。它是中國北部內蒙古自治區的一片沙漠地區。村民們還記得山杏花兒一簇簇綻放,潔白如雪,花瓣飄落如雪花飛舞。當易解放2001年第一次來到庫倫時,她被一種綠樹成蔭的願景所迷住。那幅畫面讓她想起日本的春天。易解放在日本生活了幾十年,兒子在日本長大。2000年,兒子騎摩托車去學校的路上遭遇車禍。年僅22歲的兒子去世後,易解放凄楚地離開了東京,回到了中國。她想做些事情,來寄托對兒子的哀思。兒子喜歡綠樹,所以她決定植樹造林。
  據美國《時代》周刊網站10月30日報道,那時候,庫倫旗黃沙漫天,來自戈壁沙漠的黃沙吞沒了農田,吹進了易解放作為臨時基地的賓館房間里。當地農民告訴她,種果樹,為時太晚——土壤已嚴重沙漠化,不適宜種果樹。
  十多年來,易解放所作的都只是嘗試。她用兒子的保險賠償金作為啟動資金,成立了名為“綠色生命”的非營利環保組織,致力於植樹造林。一開始的幾季,結果都是失敗:樹苗乾枯了,被大風吹走。她感到失落,但繼續向前。她需要投身於一個偉大的事業,讓她忘記痛苦悲傷。
  很久很久以前,這個地區曾是草原,游牧民族曾在這個地區繁衍。隨著人口的增長,越來越多的草地被開墾成農田。一些工廠和煤電廠散佈於這個地區,專家們擔心氣候變化將使降水量減少,使庫倫的生態問題更加惡化。
  報道稱,中國各地的情況都是這樣。30多年的經濟飛速增長,給環境造成了巨大破壞。工業化給空氣、土壤和水造成了嚴重污染,給經濟和公共衛生造成了威脅。世界銀行估計,2008年,環境惡化和資源消耗造成中國國民收入損失9%。《柳葉刀》周刊發表的“全球疾病負擔”研究報告顯示,空氣污染2010年導致120萬中國人提早死亡。中國北方許多地區,有些城市經常籠罩在霧霾之中。
  沙漠化是一個很大因素。中國北方,有毒的霧霾因沙塵而變得更加嚴重。中國國家林業局2011年估計,中國超過27%的土地面積——約260萬平方公里——正被荒漠化,約4億人因此受到影響。2013年,中國數周的嚴重霧霾天氣促使中國官方發誓將加倍努力,治理污染。中國每年斥資約130億美元植樹造林,其中包括“綠色長城”行動計劃。該工程始於1978年,預計將持續到2050年,其目標是在中國北部地區種植近3600萬畝樹林。從理論上說,這會阻止沙漠南進。
  報道稱,易解放認為她的行動是這種願景的延伸。她奔波於兩地,一半時間在上海,“綠色生命”在上海有一間不大的辦公室。她的另一半時間在內蒙古。她在內蒙古與地方政府、林業專家和村民以及來自國內外的志願者一起植樹造林。他們的努力得到了企業以及私人的捐助和支持,其中包括幾位和易解放一樣失去兒女的家長。在庫倫,他們種下了一排排楊樹和松樹。這些樹不像山杏樹那麼好看,但是種得最早的那些樹高大筆直。新種的小樹苗隨風搖曳,在沙漠的海洋中卻屹立不倒。易解放帶著一種母親的自豪看著他們。她說:“這些是最年幼的樹苗,來,我們再看看這邊兒。”
  報道稱,也有人批評植樹造林。一些研究人員說,許多樹枯死了,而且沙塵暴依然發生。一些研究突出顯示,只種一樣樹種,缺乏生物多樣性,這種作法有風險,而且樹很容易染病。研究人員還擔心,乾渴的樹根可能進一步消耗地下水。有些人甚至覺得如果不植樹、讓生態系統自然恢復或許會更好。易解放不贊同這種看法。她認為,植樹造林會提高人們的環保意識。
  
  【延伸閱讀】三沙市在無人島礁植樹 啟動二期島礁綠化工程(圖)經過綠化,西沙洲從光禿禿的小島變得生機盎然。 王子謙 攝三沙市委書記、市長肖傑(中),與駐島官兵一同植樹。 王子謙 攝
  中新網三沙西沙洲7月24日電 (記者 王子謙 王曉斌)24日上午,三沙市組織駐島官兵和漁民,在西沙洲種植300餘株木麻黃,標志著該市第二期島礁綠化工程正式開始。
  三沙市國土環境資源局負責人史國寧介紹,三沙市第二期島礁綠化工程首先從西沙洲開始。根據方案,22萬平方米的無人小島綠化將分為三個階段進行,其中一期施工面積為8.2萬平方米,二期施工面積為1800平方米,三期施工面積為11萬平方米,將種植椰子樹、瓊崖海棠、黃槿、野菠蘿、木麻黃等遮陽、抗風、抗鹽鹼的植被,預計總投資為1800萬元,此外,西沙洲將安裝海水淡化設備、集裝箱簡易房等配套設備。
  三沙市長肖傑表示,三沙島礁植物生存環境惡劣,綠化活動不僅能改善住島軍警民的生產生活條件,也是保護自然生態環境的重要舉措。
  據悉,三沙市於2012年底啟動了島礁綠化一期工程,在趙述島、鴨公島、羚羊礁、銀嶼、晉卿島等小島植樹3500多棵,不僅增強了島礁的防風抗風能力,還為漁民提供了休息場所,同時成為海洋生物的棲息地。(完)
  (2014-07-24 17:51:15)
    (原標題:外媒:寄托喪子之痛 一母親在內蒙植樹造林十載)
創作者介紹

生日快樂

mj43mjizc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