馮元成展示的“股金證”
  邯鄲各地偉光“合作社”都已關門大吉 本版圖片/晨報特派記者 李曉明
  晨報特派記者 李曉明河北邯鄲報道
  河北省邯鄲市廣平縣村民馮元成拿著自己的“股金證”,上面白紙黑字寫著“到期紅利”660元,到期日為2013年9月3日。然而直到現在,他不僅沒拿到這筆利息,在一年前存入的1萬元本金也沒能要回,只剩下手裡這張蓋著“廣平縣偉光蔬菜種植專業合作社”印章的“股金證”,但上面的法人“高英偉”已經人間蒸發,不知去向。
  在邯鄲市,像馮元成一樣手執偉光合作社“股金證”的農戶不在少數,他們現在面臨著同樣的困境,投進去的資金連本帶息無處討還。據晨報記者調查,在整個邯鄲市,有近10萬農戶加入了偉光合作社,投入了1.4億多元股金。隨著偉光老闆的跑路,這筆錢如何追回成為難題。
  令人震驚的是,像偉光這樣的農民專業合作社在邯鄲已經遍地開花,多達上千家,名稱花樣百出,方式卻大同小異:成立合作社,以高額返利為餌,大量吸收農民資金“入股”。
  實際上,晨報記者調查瞭解到,絕大多數合作社都是披著“農民專業合作社”的合法外衣,而行使著非法集資之實,源源不斷地榨取著農民手中的血汗錢。一旦人去樓空,農民將血本無歸。
  高額利率誘惑農戶入社
  說起偉光,3年多來在邯鄲市聲名鵲起,尤其是農村地區幾乎無人不曉。從2010年底開始,偉光先後在邯鄲市的十幾個縣和市區,開辦了“偉光蔬菜種植專業合作社”。
  在偉光發放的宣傳資料上,首頁赫然印著國家主席令和國務院令,分別是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民專業合作社法》和《農民專業合作社登記管理條例》。偉光強調,它正是依據這兩條法規,經工商管理部門登記批准成立。
  在偉光的對外宣傳中,成立蔬菜種植專業合作社是整個偉光集團發展的完美補充。老闆高英偉以經營煤炭運輸起家,旗下有一支運輸車隊。“將內蒙古的煤炭拉到邯鄲銷售,返回的車輛再將邯鄲的蔬菜拉到內蒙銷售”。偉光的蔬菜種植專業合作社便由此而生。
  但偉光合作社吸引農民入社並不是靠它的藍圖,最重要的是它開出的遠高於銀行利率的所謂“紅利”。記者拿到的一張2011年“偉光專業合作社入社股金紅利計算表”顯示,只要農民自願以資金入社,就可以按期分紅,合作社的股金利率要比金融機構的存款利率高出一倍。如此高額紅利誘惑之下,農民紛紛“入社”,偉光專業合作社的分社也在邯鄲一家家開出來。據偉光宣傳冊所稱,到2012年僅僅一年多的時間里,偉光專業合作社入社人數就達到了8萬多人,分社共計27家。到了2013年,入社人數已經突破了10萬。
  基層代辦深入到每個村
  晨報記者調查瞭解到,從偉光總部到最下麵的每一個“入社”農民,中間是“總社-分社-代辦點”三級架構,一級級傳輸,農民的資金便如血液一樣自下而上匯聚到偉光的總部。
  偉光總部位於邯鄲市復興區學軍街28號,其下在每個縣都設有一個合作社分社,分社下麵就是代辦點,代辦點分佈到每一個村。
  在偉光專業合作社的整個資金流程中,最基層、同時也是起到最重要作用的是代辦員。幾乎每個村都有一個代辦員,他們負責直接與農民打交道,吸納農民通過資金入股的方式成為社員。一般而言,代辦員的身份都相對特殊,他們要麼是村裡比較有威望的村民,要麼是之前有在信用社工作的經歷,比較受村民信賴。
  偉光的方法很簡單,用高額提成的方式讓這些代辦員為偉光發展社員。代辦員發展社員可獲得提成,提成按照股金金額和入社期限來算,以1萬元為基數,入社期限為一年的,提成為萬分之二十;入社期限為六個月的,提成為萬分之八。各個村的代辦員吸收到的農民資金在分社匯合,然後再由分社上交給總部,就這樣,從最基層的農戶手中吸收的資金,通過三級傳輸,最終匯聚到了偉光總部手裡。
  一條短信後老闆消失了
  合作社成立後的剛開始一年多,運轉還算正常,“入股”的農民基本按時拿到了返給的“紅利”,情況到了2013年下半年開始出現變化。很多代辦員發現,偉光不再按時支付“紅利”了,接下來情況越來越糟糕,直接發不出錢了。到最後,老闆高英偉都不見了!“尊敬的代辦及儲戶,貸款我在努力的跑,請你們耐心等待和放心,錢下來了誰的錢也不會欠,至此給你們說聲抱歉!”在代辦員張太山的手機里,存著高英偉的這樣一條短信,時間是2014年1月7日,這也是高英偉與他最後一次聯繫。張太山告訴記者,他是南屯頭村代辦員,幫偉光籌集了380萬的入社資金,這些錢是村裡100多戶農民的血汗錢,但是從去年七八月份偉光就開始拖欠利息。他一直找高英偉,但對方一直不接電話,人也不露面,都傳言他已經跑路了,直到現在這些錢的本息都沒有討回來。
  [偉光運營狀況]
  連門口的氣罐都被貼了封條
  高英偉消失,那偉光的蔬菜種植基地和煤場運營狀況如何?晨報記者隨後走訪了偉光位於廣平縣的合作社和煤場。
  在廣平縣新華營村原偉光的蔬菜種植基地,這裡在3年前曾進行過盛大的慶典儀式,如此已經換了門面。在這裡工作的王先生告訴記者,這裡的1000畝大棚基地在去年9月份已經被他和另一名農戶承包,已經不再屬於偉光。他告訴記者,行情好的話,種植蔬菜每畝地年收入能有萬元左右,如果種兩季則更多。偉光經營不下去主要是管理太混亂,且用人不善,沒有專業的種植技術人員。
  廣平縣偉光專業合作社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,實際上,偉光從徵地到建好大棚,真正種植蔬菜不到一年,只收了一季,花在徵地、建造大棚等的費用超過3000多萬元,基本血本無歸,去年下半年連每畝800元的徵地費都發不出來,種植基地被政府收回,轉租給了其他經營者。
  位於廣平縣平固店鎮的另一處偉光蔬菜種植基地同樣徵地1000畝,但是這裡的大棚甚至還沒有建完就因資金匱乏中途荒廢。在基地旁邊偉光還建了一座煤場,以前停放著偉光的運輸車隊,目前已經一片荒涼,廠房只餘下一堆煤。門衛告訴記者,這堆煤在去年就已經被高英偉向銀行進行了抵押貸款,現在整個煤場已經沒一分錢的資產屬於偉光,連門口兩個氣罐都被政府貼了封條。
  似乎一夜之間,曾經紅遍邯鄲的偉光專業合作社瞬間枯萎。總部不見人,各個縣分社陸續關門大吉,有些分社甚至連水電費都拖欠了好幾個月,只有門牌上“偉光”的招牌還證明著它曾經存在過。老闆跑路,員工下崗,有的甚至一年多沒有拿到工資。
  承受最直接壓力的,是代辦員群體。當初,他們幫偉光發展農民“入社”,現在農民拿著到期的“股金證”來找他們要回本息,但他們卻無錢償還。
  據統計,目前邯鄲有近10萬農民在偉光合作社有股金,還未償還的總金額達到1.4億多元。記者瞭解到,目前邯鄲市公安局已經對偉光事件立案偵查。
  晨報記者在邯鄲採訪時還發現,“合作社模式”在當地已經成為吸收農民資金的普遍方法。在邯鄲,各種各樣的專業合作社比比皆是,方式都大同小異,都以高額利息為誘餌,吸納農民資金將其發展成為社員。在整個邯鄲市,成立的農民專業合作社數量有上千家之多。在隨便一個縣,走在大街上,都能看到有合作社的牌子。記者曾在廣平縣的一條街上,就看到7家合作社的招牌。
  (原標題:“合作社”利誘民資引發新借貸危機)
創作者介紹

生日快樂

mj43mjizc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