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有媒體披露,上海計劃逐步取消出租車“揚手即停”的叫車模式,逐步轉向通過手機軟件、電話預約的方式。結果受調查的八成市民表示,取消揚手即停會帶來極大的不便,不支持政府此舉。後來,當地官員也澄清說不會一刀切。
  廣州的出租車行業曾創內地之先河推出“揚手即停”服務,當時被內地各城市視為學習的對象。如今,不只是上海,許多大城市也早已開始反思這種模式。理由是出租車在馬路上為了尋找目標的空駛,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馬路的負擔,增加能耗和排放;更重要的是,為了搶客、接客,出租車急速變線增加了交通事故的機會,為了一個客人,影響了整體道路秩序,確實不妥。因此廣州不少地方都有禁止停車接客的路段,以盡可能降低“揚手即停”的弊端。
  “揚手即停”這種方式,往往只存在於交通工具比較稀缺、行車環境相對寬鬆、暫無需嚴苛交通律例的城市初級階段,又或者在縣鄉一類的區域。這樣一種主動服務的模式,就是為了盡可能地增加服務半徑和機會。在生活節奏並不緊湊的地方,這是可以容忍的。別說的士,連巴士都是可以揚手即停的。可以想象,如果在一個鄉道上的通勤巴士不能做到揚手即停,當地人只能在巴士站等半小時才有一趟車,這樣的運營模式不會有什麼生意。
  相比之下,廣州經過30年的發育,已經成為一個龐大的都市。大城市必然要求效率優先,均衡所有交通工具的路權和安全,因此越發不能接受交通模式上任何的失控和隨機性。的士那種隨處接客、搶客和停車的行為,也難以被都市化的秩序所容忍。因此,的士改變那種主動模式,切換到“被動模式”,也就是只能根據乘客的電召、手機打車來接客,或到指定區域排隊接客,也並非沒有可能。
  如此一來,乘客今後或許要更多地在的士可停靠區域來等車,還可能如果不提早打電話、用手機召車,幾乎就不會有的士迎上來了。這對市民來說,當然是一個很艱難的轉變。試想臨時有緊急情況需要打的,卻再也不能揚手即停,這該會何等無奈?此外,的士不能一路接客、放客再接客,同樣也會帶來一定時空上的空駛,催高運營成本乃至收費標準。同時,這個城市就得划出大量密集的供的士接客的區域。可見,取消揚手即停帶來的負面作用,也是需要政府部門詳細研究,給出應對方案才能實施的。
  耀 琪  (原標題:“取消”揚手即停,打的會否更難)
創作者介紹

生日快樂

mj43mjizc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